Our main products include flexible substrate coating, shielding materials, absorbing materials, precious metal slurries, and more!
Current:Home >Company news >Company news >导电银胶做一次完整试验还是做万次工艺试验

导电银胶做一次完整试验还是做万次工艺试验

Time:2021-12-19Number:743

工艺试验大家都知道,对于完整试验这个概念我先解释下。

       国际金属化会议开了10届了,每年都是好几十篇的接触机理报告,主要是弗劳恩霍夫/ECN等科研院所,当然也有杜邦贺利氏这些企业的报告,但还是以弗劳恩霍夫为主的。弗自己并不做浆料,也可以说对浆料产品并无什么深刻研究,甚至他做试验的样品都是杜邦提供的,那为何就是他召集全世界的各位专家到莱茵河畔开会,给大家做报告,讲机理呢??!!

       你如果仔细看弗的报告会发现,他拿到样品开始变化不同烧结参数,然后将烧结后的片子自微米级进行横竖两个方向切割,然后对每层的成分进行分析,尤其是界面的微观结构进行无尽详尽的分析。我所有的思考可以说都是依据弗的报告及那无尽细致清晰的电镜照片。这些照片我知道要真正做那需要花费很大的人力和物力的,但我都免费得到了。

       弗虽然只做了一次试验,但却做的是完整试验,是长试验。于样品虽然自己都不能制作,但对关键要素做了变化,然后是烧结额参数,最后是微观结构分析,依据这些试验现象及数据,开动他们强大的半导体金属无机有机等知识背景开始强大的分析,然后提出一种机理来解释,这就是他们的工作。

       即搞清机理并不难,只需一个完整长试验即可。但可以确认,除了杜邦外其他绝大多数公司都不曾重复弗的试验,尽管他们都做了数万次试验。

       杜是从中央研究院到实际的工程中心立体式的研发,他是搞清了机理,从而创立了架构,形成专利池,敲打了所有其他家。为何能敲打,很明显架构就是他建立,所有人都在他的架构里。这就是原创的威力,这就是搞清楚机理建架构的威力!!

       写到这我知道很多朋友已要说,说的杜那么厉害还不是被卖掉了,尽管卖掉了还在发挥专利余热。这要说下,卖掉是商业行为,并不是技术行为。商业是多因素竞争的结果,比如利润价格。

       杜的试验次数也不少的,虽然搞清机理试验简单,但一个产品要成型的工艺试验却不少的。这是最耗人力物力的阶段,当然是我们的强项。不说浆料,就是这太阳能本身,看看通威能从做饲料跨入太阳能并效率做的不错,你去车间和他们聊聊就知道,他们是如何压榨这工艺极限,去发掘那工艺潜力而提效率的。因为无论多晶单晶PeRc等各类技术原创都不是我们,原始的架构都是西方。

       西方确实重视研发,总是追求创新,总是搞突破,而于工艺极限探索相对不足。而工艺确实产品落地的最后阶段,所以,除了许多东西我们都靠速度靠工艺极限的发掘而战胜了西方,太阳能就是[敏感词]的例子。

       明白了完整长试验和万次工艺试验,很明显,这不是选择题,而是两者应结合。工艺试验比拼的是人力物力,到最后可能依靠强大的物力而胜出,但很辛苦,也如联想一样并不能赢得尊重的!!

       两者结合,机理试验中如果能有新的发现,那就是新的结构重开世界了!!!

服务热线
0755-22277778
13826586185(段先生)

先进院(深圳)科技有限公司,© 2021 www.leir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2021051947号